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走进华州 > 话说华州 > 正文

华州西溪的变迁

来源:华州文艺 作者:宋朝峰 发布日期:2018-09-12 10:09:50 浏览次数:

【字体:  

华州历史上的西溪位于今杏林镇西部,其范围大约南及今杏林镇石窝村,北至老官台村东北老官路以南。明《华州志》记其为“万壑风烟,眺游胜绝之所也”。南宋史学家陆游在《老学庵笔记》中描述西溪:“华之郑县有西溪,其地在官道旁七八十步,澄深可爱。”

华州西溪形成于何时已无处可考,其水源出自华州南山及石堤河迂回之水,明《华州志》载:“…西溪水,水受诸峪而成泓漾溪…”。据考,有唐一代,石堤河河水于今瓜坡镇南沙村东部向东迂回,流经今杏林镇沙圪塔至梓里村西南一带,在此汇集成溪后,缓流向北,达今老官台村东北后分流。唐代的西溪浩荡森渺,周边古树挺硕,怪石林立,与雄伟苍翠的五龙山遥相辉映,号称“小曲江”。

华州西溪被世人所熟知,应为诗人杜甫(公元712年-公元770年)所著《题郑县亭子》一诗。诗中有关西溪景色的“巢边野雀群欺燕,花底山蜂远趁人”句,足以让华州西溪依“郑县亭子”之名在中唐时期闻名于世。

唐乾宁五年六月(公元898年),唐昭宗李晔在西溪盛宴众臣,观看竞渡,为华州西溪留下了最辉煌的一页。晚唐后期诗人吴融在诗中为我们记录下了当年的场景,诗曰:“片水耸层桥,祥烟霭庆霄…都人同盛观,不觉在行朝。”

北宋皇祐五年(1053),被时人称为长寿诗人的张先(公元990—1078年,享年89岁)在年过六旬重游长安时,路过华州郑县。此时,一场秋雨后的西溪水涨岸平,偶闻人语,张先被满溢的西溪风光深深迷住,随即写下这首《题西溪无相院》诗 “积水涵虚上下清,几家门静岸痕平。浮萍破处见山影,小艇归时闻草声……”这首诗又名《华州西溪》,曾有后人解读此诗为描写浙江湖州西苕的景色。清《续华州志》古迹考篇记:“钲上之舞印著籀迹,则为西溪无相禅院铸也,讯古老,即今杜基之西坡是也。”杜基即杜基庙,在今老官台一带,抗日战争时期被拆毁。纵然《续华州志》编者未能确定“西溪无相禅院”在西溪的具体位置,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确定张先所写的《题西溪无相院》诗即为郑县西溪,更何况有此诗的“又名”《华州西溪》为佐证。此诗的后半部分为“入郭僧寻尘里去,过桥人似鉴中行。已凭暂雨添秋色,莫放修芦碍月生。”

在少华山阜头峰崩裂(公元1072年)前的宋仁宗时期,华州西溪仍为其时著名的游览胜地。宋代享有盛誉的名知州李及之在游西溪时写到“凫冷蒲光乱,碟昏花气淳。多来忘归鸟,无过不游人。”宋代军事理论家华岳留下诗句“隔岸青帘人不渡,一溪流水暮潮生。”

到了明代,西溪水势渐败,仅成一小股河流,已远不如唐时可竟渡驻军。游人在西溪赏月览景时,留下的诗句中多含借杜甫抒情。明代状元公吕柟题句“当年杜子游无厌,此日张卿兴岂暌”,明代文学家王维桢的“少陵何处问,徙倚白云亭”。明华州八景八景句中的“采石无人弄清影,杜陵有客漫留题”。明华州十景句“杜子游春处,南岗松鹤奇”……。

时间推移到清朝,西溪已全无漾溪之势。这一时期选出的华州八景中,已找不到西溪的踪影。清代华州举人王志瀜于夏日在西溪观赏荷花时感慨道:“观莲何必问红花,一片横塘染翠中……沃田村叟矜逢岁,破庙骚人尚守穷。”

西溪逐年没落,但地下水充沛丰盈。民国后期顾熠山编撰的《重修华县县志稿》中记载:初志,泥河治蔬菜,……如梓里,沙圪塔之莲藕。当年在此驻守的官船被莲藕取而代之,西溪的余韵化作一道道美食散落于餐桌上。

上世纪五十年代始,政府对西溪河进行过五次修整,使其造福沿岸百姓。西溪最后一次出现在华州志书记载中为1960年,1990版《华县志》水利建设篇记:“1960年……对西溪河进行了挖淤、疏浚”。此后,西溪河水量逐年下降,其河道隐没于“杏西平原”中,南起杏林镇梓里村西“友谊桥”,北至老官台村东鱼池,长约1.5公里。这一区域的形成,始自上世纪七十年代。1970年,杏林乡在梓里村与沙圪塔村之间修建“截渗渠”水利工程,西溪河水源自此始于截渗渠。

今天的西溪河已无流水,在其南部经过的西潼高速仍留有桥洞。随着“渭华大道”的建成,仅有的西溪河道彻底中断。在今老官台村东,仍遗存有1987年修建的“西溪桥”。

回望“西溪”的变迁,几多盛华,一抹失落。历史不可更改,新的繁华亦可续写。随着“老官台古村落遗址”保护被提上日程,华州“西溪”或将被赋予新的使命,延续明日之“变迁”。

 

渭南市华州区人民政府主办   渭南市华州区融媒体中心承办
运维电话:0913-2467070 邮编:714100 电子邮箱:hzqxxb@163.com
  办公地址:陕西省渭南市华州区古郑路中段融媒体中心801室
陕ICP备16004253号  陕公网安备 61052102000130号   网站标识码:6105210001